Lodia

有灵感就写写,什么东西都有。如果碰巧有你喜欢的,希望能留个评论,毕竟大概不会有下一个了→_→

【喻黄|哨向】风吹烟退 EP.02

哨兵喻文州X向导黄少天,中篇。HE,一定HE,结尾腻死人。

目录汇总和哨向相关设定外链

本文用到的哨向相关设定外链,有极小部分自己的理解,看过一定哨向文的基本可以跳过。


第一次写CP向的文,努力不OOC,有什么意见尽管提。

============前言分割线==============

斜光.2
    side:喻文州   

        未结合的哨向都是不稳定的存在,狂化和结合热的阴影一直是悬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为了避免年轻哨向因为结合冲动造成的麻烦,训练营和学校这些不稳定哨向的聚集地对于哨向之间的接触管控十分严格。训练营里师生和医护人员之外的哨向接触是绝对禁止,哨向学校除非高年级课程需要,所有可能出现的哨向接触都要被实时监管。哨向的生活区更是被严格隔离,擅自闯入未结合的另一异能者区的哨向面临的惩罚,是所有哨向机构中最严厉的。

        话虽如此,那些惩罚明面上对哨向双方一视同仁,其实更多针对哨兵。未结合的哨兵对向导素的渴望是实打实的,绝大部分惩罚案例都源自向导素特别稀缺时期实在无法忍受的哨兵。理论上出色的向导能精神控制哨兵,听起来并不比哨兵弱势,然而再厉害的向导要是面对一群被向导素薰红了眼的哨兵,别说控制,能顺利安抚住对方都已经是战队前锋水平了。换做是学校里的新芽,更是羊入虎口。所以同样的生活区监控系统,向导区的公共区域是全天视频监控,哨兵区只有全天的信息素浓度探头,达到异常值情况下视频功能才会随着警报开启。

        一言蔽之,如果说擅闯向导区的哨兵是求生,那么擅闯哨兵区的向导则是找死。

        然而这个不仅找死,还找了第二次的向导,正在兴高采烈地四处观光。

        周末生活区里走动的人比平时要多,正所谓大隐隐于市,各个专业的人混杂在一起,反而给黄少天这个生面孔很好的掩护。

        “哇你们宿舍楼区真气派啊,虽说向导数量本身就比较少一点,也不至于差那么多吧,我们的宿舍楼才一栋,还不是单间,你们这六栋回字楼,还是套间,待遇差别也太大了,说好的向导比哨兵更需要爱护呢,还有没有人性了!”

       “哨兵客观生理问题,对周遭环境比较敏感,套间已经算是和他人共处的一种锻炼了,毕竟战场上可没那么多单间和白噪音室。”

        “话说你知道吗,你在向导里可有名了,推了支援系保送特意考取基地系的帅哥,各路迷妹都组后援会了,都盼着高年级的哨向合训课程看你一眼呢。还有个据说她爸妈的多年后好友的邻居的儿子是个训练营就认识你的人,说你是什么豪门二代,因为家族斗争被人耍手段扔到了基地系,借此不让你竞争家产。你当时自我介绍你是喻文州的时候我都吓了一跳,感觉你和我想象中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嘛。”

        “……我是拒绝了支援系保送,只是因为我想去基地系,除此之外我就是个普通学生。至于你之前想象中的样子我就不问了,麻烦用实际情况覆盖。”

        黄少天是个很有分寸的人,有兴趣的地方先问喻文州才会行动,最出格的举动也不过是让喻文州请了一杯哨兵特供的饮料当白开水喝。即便路过大多数建筑物只在外围粗略一撇,黄少天的嘴也一刻没停,每到一个地方都能生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没有感兴趣的地方就天南地北的闲扯。喻文州一一耐心回应,也没怎么歇嘴。不到一个小时,两人喝了两大杯水还是觉得有些渴。黄少天喝空了饮料也不急着扔,啃着吸管在空荡荡的饮料杯里骨碌碌转圈,显示着主人的兴致勃勃。感官敏锐的哨兵本能地会减少对自己无用的刺激,很少会有像这样多余的小动作。喻文州看了黄少天整整一路,依旧觉得有趣,怎么看都不会腻。他不禁试着回想成为哨兵之前的日子,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又莫名很亲切。那时候的自己不会嫌鞋子蹭到地面的声音太吵而刻意放沉脚步,不会受不了反光而回避一切太浅色的东西。但那时的自己也不曾那么活泼地迎着夏日的暖风蹦蹦跳跳,永远有说不完的话,眼底铺满细碎的光。        

        这一路上喻文州也收获颇丰。虽然黄少天只字未提自己的事情,喻文州还从一些细微举动察觉到黄少天来头不一般。黄少天之前想来找的人,符合条件和时间点的只有前阵子来蓝雨参观的嘉世哨向学院的首席哨兵叶修;他身上的蓝雨哨兵制服左袖有一处处修补,和蓝雨的首席哨兵魏琛几天前上搏击指导课时的被学生弄坏的地方一模一样,只是象征着教员的标示被取了下来。如果黄少天和两个顶尖哨兵相熟,也难怪他会不把哨兵区的一众哨兵放在眼里。

        “哎,居然逛了一圈了吗,好像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不知不觉两人返回了起点。喻文州莫名觉得有些可惜,还想多和黄少天走走。

        “蓝雨的住宿区已经是有名的顶级条件了,毕竟只是住宿的地方,太大了不好监管。不知这样的一日游您可还满意?”

        “哎对了,那边的深灰色的、屋顶比较圆的楼是什么?和旁边的楼长得太像,之前好像漏了。”黄少天眼睛一亮,指向了左手边的一处建筑。

        喻文州定睛一看,是哨兵区的体育馆。

        “那里是哨兵学生日常健身锻炼的地方,有些单独的课程也会在那里上,进门需要刷ID卡,不方便进去。不如我们去图书馆坐坐?有一些藏书只有哨兵区有。”喻文州努力想把黄少天对体育馆的兴致带过。

        黄少天一反常态,没有和之前一样点到为止,反而缠着喻文州让他进去看看。

        “图书馆多没意思啊,我看着字就头大。哎,不是说哨兵的身体素质比一般人好很多吗,锻炼的东西是不是也特别厉害啊?今天周末,应该不会有课,我保证跟着你绝对不做多余的事情,就进去看一眼,你就帮我刷个卡呗。看完这个我就走了,保证不会再来骚扰你了。”

        黄少天兴致一高,缠着喻文州的胳膊整个人都往他身上贴。喻文州被黄少天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感官多余敏锐的哨兵下意识会回避和人的肢体接触,通常需要和别人靠那么近也都是自由搏击课上。 喻文州努力忽略黄少天闪着光的双眼和莫名砰砰直跳的心脏,轻轻把黄少天从身上推下来。

        “体育馆和普通人锻炼的东西差别不大,就是负重增加了,没什么可看的。”

        “听上生理课的老师抱怨过,哨兵们会在体育馆找人PK,给他们工作增加负担什么的。我搏击和单人格斗都是年级最好的,经常被人说是哨兵跑错学院了,但是我还没见过真正哨兵PK是什么样子,错过这次机会就要等高年级的课,太久了,你就让我去看看嘛!”

        想要瞒着的事就这么被点破,喻文州一时找不出什么回绝的借口,咬了咬嘴唇。

        “你必须保证不能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我不同意你什么都不许动,不许乱走,否则我就主动上报说不明人士闯入,查到入口监控就说我是被你精神控制强迫协助的。”

        “嗯嗯嗯我保证!”黄少天点头如捣蒜,末了还举了入学宣誓的姿势,仿佛他们两人要去的不是体育馆,而是肩负捣毁外星怪的巢穴的重大任务。

        喻文州不由得被他逗笑了,认命地朝体育馆走去。

        “进去的时候和我保持一点距离,我毕竟还是这里的学生,认识的我的人多,万一有人和我打招呼,你不会被顺带认脸。我们还需要定几个暗号,比如什么时候跟我撤离……”喻文州话还没说完,突然感到有一根精神触手搭上了他的精神触丝。那股精神力暖洋洋的,没有敌意,像被正午的烈日烤热的大草原,干爽中又带着叶片随风翻飞的一丝清凉。回过神来,喻文州赫然发现自己和对方已经建立了低层的精神链接。

        明明始作俑者是黄少天,他此时也一脸惊讶,内心的波动顺着精神链接传了过来,切实证明他表里如一。尽管喻文州自诩对他人心思把握得很好,如此清晰直观地感受到对方的情绪还是头一回。

        那个什么,我想的是搞什么暗号手势太麻烦了干脆直接精神连接吧,反正别的哨兵也不会发现,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征求你的同意就连上了,看来你精神屏障不太牢啊,回头多练练吧。

        黄少天的连珠炮直接传到脑海里,感觉十分奇妙。喻文州稍微晃了一下神,居然很快适应了。上一次和别人建立精神连接好像还是哨兵精神力等级测试的时候,当时测试的向导还是稍微费了一点力气才绕开他本能的精神屏障且给出了B级高评价的,居然就这么被一个一年级的向导学生这么轻易就入侵了?

        哨向精神连接不是高年级的课吗?我记得你和我都是一年级。

        喻文州学着黄少天传话的精神力,尝试向对方传达自己的疑问。精神链接的那一头明显顿了一下,喻文州不用回头也能感知黄少天被自己的提问噎住了。

        我我我天赋秉异,不要太嫉妒哦。先教教你怎么沟通吧,省的你脑子里有的没的都抖出来了,到时候你的黑历史啊脑内剧场啊被我看到了,再找我封口可就晚了哟。

        如果黄少天真的和魏琛关系密切,超前学到一些知识也无可厚非。喻文州也不再深究,简单和黄少天学习了一下通过精神链接沟通的方法,继续朝着体育馆走去。

        到了体育馆入口,喻文州先刷卡打开门。黄少天装作不想费力气拿卡的样子,急匆匆跑上去,在门关上前赶紧拉开挤了进去,特意回过头把门带上,一眼都没敢看喻文州,努力演着自己真的只关心门,不认识喻文州。

        喻文州暗自好笑,接着精神链接被猛地一扯,不满的情绪立马传来。

        抱歉抱歉,忘了介绍,左手边那几个都是练臂力的,那边是跑步机。嗯,你可以假装找位子远远看几眼,大家都在专心锻炼,目前应该不会顾及到你的。

        黄少天直接在精神连接里比了一个大拇指,接着就晃晃悠悠四处游荡。精神链接居然还能用来发表情包,喻文州的世界观又被刷新了。

        还没等黄少天看几处地方,角落处的人群一阵沸腾和惊呼,立马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喻文州心里一沉,这是有哨兵在PK。

        哨兵生活区的体育馆不仅有各种锻炼器械,还有自由格斗的练习场地。虽然精神图景还没稳定的年轻哨兵战斗中情绪更容易冲动,但趁着哨向学院善后设施齐全,给予一些犯错的机会反而是好事情。所以蓝雨是默许甚至鼓励哨兵们私底下相互进行PK练习,不仅准备了特别大的自由格斗练习室,按照等级划分区域,还全天24小时开放。而这些私下的较量的成绩也被学生们视为科目成绩之外的资本。

        PK室外围是透明的钢化玻璃,内部铺满了软垫,当中有一个面积约5米的圆圈划界,交战双方把对方逼出圆圈即为胜利。一旦有人在PK,周围必然挤满了围观的人群。

        喻文州感到精神连接被轻扯了两下,这才注意到黄少天已经寻声跑到了人群外围,这是在请示喻文州是否可以前去观看。喻文州马上集中精神力到视力上。

        不偏不倚,正是喻文州最不希望出现的人。

        正在PK的哨兵叫做贾鲁,C级哨兵中格斗成绩最好的人。和喻文州相反,精神力课程较差,体能一直是顶尖。在精神力课程上受挫的他转而努力发挥自己的长处,开始只是喜欢在训练室和人单挑训练,可在众人的吹捧中日益膨胀,同时又害怕从高峰跌落,转而开始专门找茬一些格斗能力明显弱于自己的哨兵,美其名曰指导。哨兵们天生还是不服输的,被盯上意味着自己是弱者,也不甘心,只是最后总败在贾鲁手下。就结果而言,只能说愿打愿挨,旁人也不好阻拦。

        那位喜欢找茬,注意不要靠太近或者被注意到,搞不好会被找麻烦。

        喻文州只顾着提醒黄少天,一不留神和贾鲁眼神撞了个正着。

        糟糕。喻文州赶紧想退开,转身才发现后路被人堵住了。

        “哟,这可是稀客啊,都多久没在这里看到你了啊,喻大白脸。”堵住喻文州的是贾鲁的追随者之一,叶顾艾。他故作惊讶地大声嚷嚷,毫不掩饰自己带刺的态度。贾鲁也放开了手下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哨兵,直接走出PK室。众人自觉让出一条道,无人敢上前阻拦。

        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来。喻文州不等黄少天回应,直接开启精神屏蔽到最高,强行切断了精神连接,然后平静地转过身,直视贾鲁。

        “我的天,地球从银河系飞出去了,我这是来了另一个宇宙了吧,居然在PK室,看到喻文州。”贾鲁这几句话嚷得特别大声,外围的几位哨兵都皱了皱眉头,“这么个稀客,我不奉陪可太说不过去了。”贾鲁闪电般朝喻文州擒过去,喻文州无处躲闪,左手腕被抓了个正着。贾鲁反身正想把喻文州扯上台,硬生生止住了脚步。

        只差那么几毫米,甚至更小的距离。如果贾鲁不是哨兵,没有远超常人的反应速度和肌肉控制力,他的左眼此刻已经被眼前银色的尖角贯穿了。

        “不好意思,我刚才有点被吓到了,没控制好,让它溜出来了。”喻文州的声音悠悠地从贾鲁的脑后飘来。像是回应喻文州的声音,银色的尖角移开了一些,出现在贾鲁眼前的是一条半透明的银色一角鲸。

        这是喻文州的精神体,灭神的诅咒。

        一角鲸虽然把角移开了一些,但依旧对准贾鲁的脸,还对他低吼了一声。

        “它似乎把你当成敌人了。你先放开手,不然我不保证能控制住它。”

        “喻文州你能耐了啊,PK室只允许肉搏的规定还在门口贴着呢,违规可是要吃处分的,不知道是我记错了,还是你瞎了?”贾鲁咬着牙说话,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喻文州的手腕被捏红了,手背血管被箍得凸起,可他眉头都没皱一下,依旧还是四平八稳的语气:“我们还没进PK室,不属于规定执行范围。而且,我不是来PK的,只是被人群的声音吸引。如果我打扰到你PK的兴致,我道歉。”

        在明令禁止放出精神体的PK室外放出精神体,表面上看是贾鲁被喻文州镇住了,实际上恰恰说明喻文州被逼到极致,不得不用这种违规边缘的行为脱身。而喻文州自知理亏,借口称自己受到了惊吓,姿态已经放得极低,再纠缠下去反而是贾鲁得理不饶人了。贾鲁只得悻悻地甩了喻文州的手,末了还啐了一句:“怂包吊车尾。”

        此时,刚被贾鲁揍完的哨兵朋友似乎想为朋友出头,贾鲁乐见对手冒出来的,没再搭理喻文州。叶顾艾赶紧跟上贾鲁,还故意用肩膀把喻文州撞开了,一脸嫌弃他挡路的样子。 被挤到一旁的喻文州也不恼,收起精神体,就这么退后没入人群。

        “好可怜,被逼到这个份上了都不反抗吗?是我我早揍过去了。”

        “哎,谁让喻文州肯定打不过呢。”

        “……听说喻文州上次搏击又是压线过的?每次考试我和室友都和打赌他挂不挂,我赢了3杯饮料呢。”

        “嘘,小点声,他过来了。”

       喻文州像是没听到周围人的闲言碎语,低头轻轻揉自己的手腕。细碎的刘海垂下来,看不到他的眼神。

        黄少天注意到自己下意识回避介绍的体育馆时,喻文州对现在的局面就有了心理准备。无论是不怕处罚擅闯哨兵生活区,还是点名要来看哨兵PK,喻文州能察觉到黄少天是个追逐强大力量的人。喻文州没有想过逃避自己的缺陷,可一想到黄少天的追逐的目光兴许会因此不再看向自己,喻文州没由来地感到无比失落。

        那双眼睛发着光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突然,喻文州感觉到有精神触丝从右后方碰了碰他。喻文州轻抬眼睛,果然在右边的人群中找到黄少天。对方并没有看向自己,踮着脚专心看着PK室里奋战的贾鲁。喻文州勉强收拾住自己的心情,又接上了精神链接。

        手没事吧?

        没事。

        他跟你多大仇啊?不会又是邀请你去联谊被拒绝的吧?

        这意料之外的联想让喻文州险些没憋住,笑出声来。

        不,他只是喜欢挑衅不擅长格斗的人。不过事实上他也是年段自由搏击成绩最好的人。

        之后黄少天并没有再提喻文州被找茬的事情,反而专心和喻文州一起讨论起PK室的战斗。贾鲁的体能和反应速度都无可挑剔,不过出招水平比较一般,很多地方都有破绽,只是仗着自己过硬的身体素质让对方来不及下手。而且在对方明显落了下风后,贾鲁还恶劣地把对方拖进圆圈里继续暴打,直到对方惨叫着求饶才住手。

        连续打败了几个对他不服的人之后,贾鲁心情大好,扯来叶顾艾递上的毛巾随便抹了抹脸上的汗水,嘴里还不忘朝着观战的人群叫嚣:“我们学校C级都只有这些菜鸡吗,还有没有点能打的哨兵了啊,赶紧上啊,本大爷吃饭时间快到了。”

        众人虽然看不惯贾鲁恃才放旷的嚣张,但看到前面几个挑战者的惨状也不敢轻易上前,嘟嘟囔囔也准备散了。临近饭点,看得出贾鲁其实也没什么战意了,嘴上嚷嚷归嚷嚷,其实眼都没往人群里看,抬脚走向存包的柜子。

        “我来试试?”一只手臂高高举起,还生怕贾鲁看不见似的,使劲挥了挥。

        原本要散去的人群顿时来了兴趣,都想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哨兵。        

        “哦……哦,勇气不错啊,”贾鲁擦汗的手都愣住了,满脸骑虎难下的尴尬,“不过现在快到晚饭了,肿着脸吃饭可不太好,下次吧。”贾鲁强打起精神,试图吓退对方。

        “唉,难道是怕饿了会影响我吗?我不饿啊,没问题的。”对方似乎一点没听懂贾鲁的言外之意,反而把贾鲁留的台阶给拆了。

        “切,别怪我没提醒过你。”贾鲁只得把毛巾丢在一边,拉开了PK室的门,努努嘴示意对方进去。

        喻文州彻彻底底惊呆了,因为那个不怕死的应战者,正是黄少天。

       



==================

贾鲁=路人甲倒过来连读。叶顾艾=野怪。从起名上定义龙套。

本来考虑到文本量有点大(其实是自己拖戏严重),不方便阅读,把原计划的2章拆成了2和3。

结果3遇到屏蔽了!是的,草稿箱都被屏蔽!

特别好笑的是合成一章的时候发是没事的,把第三章的部分一段一段复制出来也不行!感觉是Lofter对短时间内中段文字复制粘贴敏感,太长和太短都反而没事……虽然申请了之后就解封了,但是每次修改都还是会被屏蔽,不知道Lofter什么时候抽风直接吞掉,之后可能会发个AO3和合集备份。

合集还是会等第三章发布之后更新在汇总目录,毕竟合体的从来不被屏蔽但是太长了……

评论(10)

热度(71)